你的位置: 古诗词查   >   故事会   >   现代故事   >   生活故事   >   钓野生鱼之乐

钓野生鱼之乐

人生苦短,童年做的事好像就发生在昨天,一觉醒来就退休了,一眨眼的功夫成老头了。轻松了,清闲了,以前想做没有时间做的事现在可以自由的做了。到农村走走,到乡下逛逛,到当知青的地方看看,邀上好友,带上渔具,像童年时那样体验垂钓,享受钓鱼之乐。

钓野生鱼之乐

如今乡村已今非昔比了,青壮年都进城打工,留守家里的多数都是老弱病残。偏僻山区,田土荒废,比比皆是;退耕还林,自生自灭,生态得到修复。人少了,破坏小了,给钓翁创造了良好的条件,到乡下钓野生鱼是最佳选择。

晨时,在水塘或河沟小溪边,背倚青山,选一泓好水,映蓝天白云,柳荫下,野花旁,彩蝶翩飞,莺燕对唱,一把馨香四溢的酒米,优美地洒出去,划一个万物起始的圆,在碧绿鲜茂的水草间打下一个“鱼窝”,取香饵一珠,粘于银钩之尖,悄悄下竿于苇草间。鱼漂儿连着细如发丝般的线,再接着埋伏在香饵中锐利的钩儿。少焉,鱼漂忽地一动,通报了水底的鱼讯。这时千万沉心屏息,握竿勿动,待这漂儿再动两下,跟着像出水的潜水艇顶上的天线,直挺挺升起来,一直升到根部。一个生活中那种小愉快将临的关键时刻到了。手腕一抖,竿成弯弓,水里一片惊慌奔突的景象。倘是高手,必然不急于把鱼儿提上来,而是用欲擒故纵之法,把鱼儿在水里拉近放远,直遛得没了力气,泄了气,认了头,翻过雪白的肚子,再拉上岸来。

而且吃饵的表现,是一种极优美的“托漂。”不像鲤鱼草鱼,鲫鱼吃食要文静幽雅得多,它们习惯于垂头吸食,待把鱼饵吸入口中,一抬头,鱼漂便直挺挺浮升上来,就叫做“托漂。”天下渔人,一见托漂便知是鲫鱼。

手把钓竿,那一份恬静、期许的怀想,不能不溯回童年。杜甫有诗云:“老妻画纸为棋局,稚子敲针作钓钩。”稚子的我也只能在煤油灯上将针烧红,敲弯为钩。少年事真好玩,家住嘉陵江边,在家不远处就可钓鱼。但由于钓器不利,须选择离家稍远的开阔河岸,每当鱼咬钩时,因无倒钩刺,一出水鱼就脱钩,须将竿尽可能高高甩起,将鱼甩到高岸,离河越远越好。

我的钓竿是一根木棍,粗糙得很。说不上有什么弹性,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对钓鱼的兴致。我在小河边一蹲就是半天。芦芽从水里钻出来了。刚钻出水面的芦芽是紫红色,倒影是黑灰色。岸边的杏花映进水里。水里一片白色的模糊。有鱼碰到芦芽了,或是在啄食附着在芦芽上的小蛤蜊。使芦芽摇出一圈圈涟漪。涟漪在不断扩大,以致波及到了我的鱼漂。鱼漂是用蒜白做成的,灵敏度很高,稍有动静,就颤动不已。这时我不会提竿;有前来捣乱的蜻蜓落在钓竿的竿头,我仍然不会提竿——我要等鱼漂真正动起来。经验告诉我,钓鱼主要的诀窍就是一个字,那就是等。除了等,还是等。你只要有耐心,善于等,水底的鱼总会游过来。总会经不住诱饵的诱惑,尝试着吃钩。不是吹牛,每次去钓鱼从没有空过手。当把一个银块子一样的鱼儿提出水面的一刹那。鱼儿摆着尾巴,弯着身子,在使劲挣扎。鱼儿挣扎的力道通过鱼线传到钓竿上。通过钓竿传到我手土,再传到我心里,仿佛一头是鱼儿,一头是心脏。鱼儿在跳,心比鱼儿跳得还快,那种激动的心情实在难以言表……风霜雨雪,人世沧桑,再握竿已是五十年后了。

想当年,姜子牙皓首直钩钓溜水,千年一遇,钓得来大周朝八百载万里江山;柳宗元“独钓寒江雪”,平生一回,钓得来文人雅士啸傲江湖、千古幽寂的最高境地;契可夫,钓竿轻颤,波光云影间,构思出不朽名剧《樱桃园》;屠格涅夫左手钓竿,右手猎枪,用第三只手写出迷倒众生的《猎人笔记》;美国作家海明威更是钓海高手、超级钓客!

其实,如果说姜子牙钓的是待价沽誉,柳宗元钓的是文人才华,张子房钓的是果腹求生,如今的钓翁钓的就是一个兴致一份愉悦。

美哉,钓一份愉悦!

上一篇: 一张假币

下一篇: 制造“抢劫”风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