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古诗词查   >   故事会   >   现代故事   >   生活故事   >   法医成长记

法医成长记

熊明出生于一个工人家庭,父母当了一辈子的工人,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能有个稳定的饭碗,熊明从小就对医学有着浓厚的兴趣,父母也自然希望他能成为为一名医生,高考结束,他报考了医学院,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,离他心爱的临床医学差着几分,他被录在了法医专业,带着满心惆怅度过了大学时光。当然,也自学了一些感兴趣的东西。

法医成长记

毕业后,熊明进了市公安局的法医处,由于是刚来的,每天先做一些拍照,清洗工具的活。

一天夜里,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正在熟睡的他,在电话那头,局里的老法医老张对他说:“熊明啊,我和老王在省里参加一个研讨会,最迟明天早上才能回来,咱们那的小王庄出了台案子,只能是你先过去了。”放下电话,熊明就回了局里,一起去了小王庄,警车在漆黑的盘山公路上行驶,越过几个山头,点点灯光才依稀可见,扛着工具进了报案人的家,一个小伙子躺在地上,房梁上悬着一根麻绳,屋里一片狼藉,一个中年妇女抱着地上的小伙子,哭着叫到:“孩子,你怎么就上吊了呀,不就是欠了些钱嘛,告诉妈,妈帮你啊。”地下还放着一张纸,捡起一看,是一张遗书,落款是王小明,正是上吊的这个小伙子。

回到局里,经过仔细的勘验,熊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:他脖子上的痕迹是属于勒痕,而上吊并不会出现这种痕迹,可能是被伪装的现场,而他的母亲却说他是自杀。带着满脑子的疑问,熊明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第二天,他与其他警察再次去了小王庄,小伙的母亲因为悲伤过度,卧床在家。同事在向王小明的母亲询问细节,而他凭着法医的直觉,一直在审视现场,在这其间,一个矮个光头汉子一直站在门外,向一位警官询问些情况。“熊明这个孩子平时挺乖的,可惜染上了赌瘾,家里值钱的东西被他换了钱,还借了高利贷。”本是与邻居无心的交谈,却被熊明听在了心里,他还注意到一个细节,那个光头汉子的手里有一股的擦伤。

回到警局,师傅老张说:“法医熊,王小明确实是他杀。”接着,熊明说了自己的想法。警察马上去请那个光头男人协助调查,可是他却消失了,这更加加重了他的嫌疑,仅仅过了一天,便在一家小旅馆找到了光头男人。随着他的供述,事情便水落石出,光头男人和王小明一起出去打工,正是他带着王小明染上了赌瘾,发展到后来,没钱赌博了,便去偷电瓶,盗电缆,他唆使王小明去借高利贷来赌博,那天晚上,王小明的母亲还在上山干活,王小明不满他一再让自己去借钱,起了口角,骂了几句,就开始动手,自己由于打不过他,便失手将其勒死,伪造了上吊的现场,没想到还是被识破了。看了卷宗,熊明心里很不是滋味,小伙家中只有他一个儿子,熊明便发动市局里的警察们,捐了些款,给这个贫困的家庭送了过去。

一切又恢复了平静,熊明也成为了一名经验丰富的法医。周末独自一人走在路上,情侣们一个个走过,由于他是法医,一直没有女朋友。在他感慨之际,一阵尖锐的刹车声传来,一个老头还是被撞倒在地上,熊明可是自学过急救的,他冲过去,先查看老头的伤情,叫人们不要围观,跟随救护车一起送老人到医院,然他吃惊的是这位老人居然是他“女神”的爸爸。熊明一直在追女神,可是她的家里人却反对,这件事过后,老人对熊明的态度也发生了极大的转变,时不时让他去家里吃个饭。也不反对孩子之间的事了。他还在社区成立心理辅导小屋,专门帮助一些有过前科的人重返社会。

渐渐地,熊明发现自己也来越爱这个职业,并不是因为它很炫酷,而是替亡者找出事实真相,让凶手受到法律的制裁。

上一篇: 讨封

下一篇: 人为什么得用脑